琶江资讯
琶江资讯>文化>从中国古代政权转移方式看法制的法家化
从中国古代政权转移方式看法制的法家化
发布时间:2019-11-01 18:42:22文字选择:    

作者:郝铁川,上海文史博物馆馆长,华东政法学院教授

正如瞿同祖先生所说,十多年前,作者提出中国古代法律制度在汉唐之间没有儒家化。灵魂仍然是秦朝的法家思想,引发了学术界的争论。到目前为止,作者没有做任何修改。在此,笔者对中国古代政治权力转移的方式进行了补充。

在中国古代,政权转移主要有三种方式:退位、世袭和革命(武力推翻)。所谓退位是指在位皇帝退位给另一个人。根据《论语·尧曰》和《史记·尧典》等儒家经典,退位的特点有三:第一,退位是由在位皇帝自愿而不是被他人强迫。第二,接受退位的人必须既有能力又有政治诚信,并得到公众的支持。第三,abdicator和recipient不能是同一家庭的成员。儒家退位学说旨在倡导“德治”、“人治”,颂扬“天下为公”。法家认为君主和臣民之间的关系永远不会逆转,所以他们不同意退位的概念。《韩非子·萧中》说:“世界也是基于孝道、忠诚和服从,而不知道如何遵守孝道、忠诚和服从,判断行为是基于世界的混乱。他们都遵循尧舜的原则,杀死君主,臣服于他们的父亲。尧、舜、唐、吴或反政府官员也是那些扰乱后代教义的人。尧为君,臣为臣,舜为臣,唐、吴为臣,杀其主,惩其尸,天下皆知,故今亡矣。”“臣君,子父,妻夫。世界的规则是遵循三条规则,混乱是遵循三条规则。这是世界的普遍规律。如果贤明的国王和贤明的大臣愿意改变,那么尽管负责人不配,我也不敢入侵。”即使君主没有办法,那些担任大臣的人也不能指望它。

从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资料来看,儒家所说的“天下为公”在两千年里是不存在的。相反,退位已经成为一些篡位者夺取王位的“合法理由”。例如,王莽篡汉,曹魏篡侯,晋、齐、梁、陈、北魏、北齐、北周、隋、唐、侯亮、宋篡夺皇位,这些都是以退位为幌子窃取权力的真实事实。在这一点上,清代赵一的《二十二史笔记》第七卷《禅宗一代》和王船山有相似的观点。在历史上,退位的人玩阴谋诡计,想窃取国家,但不想公开侵犯君主和大臣的头衔,受到全世界的唾骂。因此,一场退位的闹剧上演了。这表明儒家主张的灭亡是不可行的。在这方面,法家比儒家更现实。

与早期主张退位制度的儒家学说(孔子和孟子)相反,法家认为君主和大臣之间的关系是绝对的,因此主张君主应该是世袭的。所谓世袭是指在同一家庭中按照规则继承王位,或兄弟姐妹的结合,或父子之间的继承,或皇帝死前的颁布。殷商王朝采用兄弟情谊的世袭制度,而周朝采用父子世袭制度。后代的世袭制度原则上应采用周制。然而,随着君主权力的加强和相互权力的削弱,皇帝选择继承人的自由增加,王位继承制度自我毁灭的机会大大增加。“建立办公室以发展”的原则在现实政治中经常遭到破坏。秦汉时期的28位皇帝仅由女王的三个长子继承。两宋十八位皇帝中,只有三位在位,而明朝只有五位在位。清朝雍正以前,皇帝们在有生之年公开设立保护区。雍正发明了公开秘密储备制度。有三个要点。一是皇帝选择王位,因为他自己和其他人不能也不能参与其中。二是将以往的任职和任期原则改为择优原则。第三,在储君成为皇帝之前,他只能协助政府事务,不能分享皇帝的权力。(李瑟娥蕲城《中国法律史讲义》,第115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

应该注意的是,孔孟之后的儒家吸收了君主和法家臣民的绝对观念,并公开声明放弃和传宗接代是有原因的。例如,唐朝的韩愈在他的《问禹》中说,“尧和舜也要传递他们的才能,希望世界有自己的位置。禹的儿子也担心后代的混乱。尧舜对人民也大有裨益,禹也非常关心人民。”这说明儒家在古代不可能坚持彻底的“放弃功德”和“尚贤”。如果我们看看西欧中世纪,因为王座没有中国封建社会那样严格的继承制度,导致了宫廷争斗、民族国家的肢解和推迟形成,也许我们会对中国封建社会的君主世袭制度有一种“同情的理解”。它是那个时代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稳定的社会秩序、抵御游牧入侵等诸多因素的产物,客观上有利于社会稳定。当然,在工业社会和市场经济时代,它已经过时,必须退出历史舞台。

第三种政权转移方式“革命”,是早期儒家倡导的。这里的“革命”是指以武力“改变政权”,而不是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制度的改变。《尚书》中的唐史和穆时都有断代罪的革命思想。儒家不忽视君主和大臣的头衔。孔子说:“君君,臣与臣,父与父,子与子。”(《论语·颜元》)《孟子·滕文公》记载:“孔子成了《春秋》,造反派和贼都害怕。”孟子还说:“世界正在衰落,异教徒的暴行已经发生,杀死王子的人有他们,杀死他们父亲的人有他们。孔子很害怕,写了《春秋》。”(孟子·滕文公)

然而,早期儒家思想和法家思想的根本区别之一是,它并没有将君主和臣民之间的关系绝对化。因此,孔子说:“君主和他的臣民使用礼貌,而大臣和他的臣民使用忠诚。”(《论语·八一》)前者是后者的条件。孟子说:“君主视大臣为兄弟,大臣视他为他们的中心。君主视他的大臣们为狗和马,而大臣们视他为同胞。君主认为他的大臣毫无价值,而大臣们却把他视为敌人。”(孟子·离娄)因此,当君主的行为偏离“君主之道”时,儒家主张“革命”有两种方式:

首先,君主的“同姓大臣”(宫人和官僚)废除了不道德的君主,在宗室中选择了一位君主。孟子万章这样解释道:“齐宣王问清。孟子说:“是王鹤庆的问题吗?”?国王说,‘你们的大臣们不同吗?’?他说:“不一样。有贵族家庭的大臣和不同姓氏的大臣。“国王说,‘我可以问你配偶的秘书吗?“如果你有一个很大的错误,你会抗议;如果你重复但不听,你将失去你的位置。”王勃然已经变色了。他说:“国王不能与众不同。国王问部长,他不敢拒绝是正确的。”王思婷接着问另一个姓清的。他说:如果你说了,你将提出抗议;如果你不听就重复,你会去的。" "

第二是新的受欢迎的圣人推翻肆无忌惮的君主。例如,《易传·德传》说:“唐五代革命要靠天,要靠人。”《孟子·惠亮·王》说:“贼仁者指贼,贼义者指残废,残废的贼人指一夫。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丈夫周的死,也没有听说过国王被谋杀。”

法家赦免君主与臣民的关系,尊重君主,轻视臣民,认为臣民无权推翻君主。韩非子萧中说:“尧为君,臣为臣,舜为臣,唐、吴为臣,杀其主,惩其尸,天下闻名,故天下仍不可救药。”“臣君,子父,妻夫。世界的规则是服从三者,而混乱的规则是不服从三者。这是世界的正常规则。”

然而,后来儒家学者屈服于专制和现实政治的压力,不再主张唐武革命依靠天人合一的理论,而是明确或含蓄地接受了统治者与法家关系绝对化的思想。例如,董仲舒提出了“三纲五常”(《十指多露春秋》),韩愈的“原初之道”说:“如果你是君主,你也是发号施令的人。大臣,行国王对人民的命令也;人们生产小米、大麻和丝绸作为器皿、货币和财富来为他们服务。如果你不下令,你将失去你当国王的理由。如果大臣不服从君主的命令,他将失去大臣的职位。如果人们不生产小米和大麻作为器皿和货币,他们将受到惩罚。”宋代理学也承认“父子、君臣、天下之法,天地之间无处可逃”(宋成浩(河南成书,第五卷)只有在明末清初,思想家黄宗羲才批判“君臣之义不能逃避天地之间”的理论他说:“难道是因为天地这么大,在一万个赵姓中,只有一个人和一个姓吗?”(袁俊伊名待访)

综上所述,在封建社会三种王朝更替方式中:退位、世袭和革命,儒家主张退位和革命,法家主张世袭。2000年封建社会的历史证明,退位只是早期儒家的美好愿望,三代以后就不会有真正的退位。“革命”也是儒家对三代人历史的早期解释。三代以后,没有一次“革命”符合早期儒家所谓的“革命”条件。真正盛行于2000年间并被大多数人认可的是绝对和世袭君主制的法律主义。最终,即使董仲舒、韩愈和宋新儒也接受了法家的理论。南宋新儒家朱Xi说:“秦的法律都是关于尊君轻臣的,所以后世不会改变。比如黄三说皇帝,五帝自称皇帝,三王自称国王,秦也是皇帝的名字。如果这是唯一的事情,子孙后代将如何愿意改变呢?”(朱玉子耒,中华书局,1986年,第146页)三代之下,“尧、舜、三王、周公、孔子无法在一天之内传承天地之教。”(朱子文集,第36卷,答陈同富6)笔者认为这些观点基本符合现实。

下一篇:把握新机遇开启新征程 担当新使命实现新跨越

上一篇:清城区石角镇推进消防培训“五进”,提高群众自防自救能力

©Copyright 2018-2019 unwinebk.com 琶江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