琶江资讯
琶江资讯>娱乐>故事:抱着刚出生的儿子做亲子鉴定,却发现生母是妻子,生父不详
故事:抱着刚出生的儿子做亲子鉴定,却发现生母是妻子,生父不详
发布时间:2019-11-07 13:36:04文字选择:    

每天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肖克礼

十月份很难怀孕,但是一旦果实成熟并掉落,结果证明种子有问题。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失误。

这种有趣的事情碰巧发生在叶晨身上。

叶晨江忍着一腔怒气,当宋佳喂完牛奶,把婴儿放在安全的地方时,他把那堆检查文件扔在宋佳面前,脸色铁青。

“说,这是怎么回事?别说明白这件事!”

宋佳正在扣母乳喂养衣服上的扣子。叶晨毫无根据的咆哮吓了她一跳。她愤怒地瞪着叶晨,伸手去拿叶晨扔的文件。

“你吃错药了吗?什么其他人的物种?这种事情也可以是无稽之谈吗?”

叶晨冷着脸没有回应。他只是愤怒地看着宋佳,翻来覆去地看了那叠文件好几次。他情不自禁。他走上前去,拿出一页纸,在宋佳面前重重地拍了拍。

这是新生儿采血报告,血型栏写着“一”。

“你和我都是B型血。这孩子的血型实际上是甲型。你不需要我说你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宋佳哭得也愣住了,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叶晨,又低下头,将书页用力向前凑了凑,心里也开始乱起来,怎么可能?

叶晨看着宋佳这副六神无主的样子不像是假的,他的心顿时豁然开朗,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宋佳:

抱错了吗?

宋佳只想了一会儿,然后肯定地摇了摇头。她是分娩当天在大产房呆了六个小时的唯一一个人。不可能抱错孩子。

叶晨眼里那团带着希望的小火挣扎了两下,然后熄灭了。它落在宋佳的眼里,让她无缘无故地感到有点内疚。她绞尽脑汁,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床边的手机发出叮咚声,把宋佳从混乱中拉了回来。她烦躁地打开手机,一条信息出现了:

"你觉得我给你的惊喜怎么样?"

发件人是柯兰,宋佳看不见的最好的朋友。

据说它是隐形的,因为柯兰只想和宋佳交流。每当宋佳身边有其他人时,柯兰总是避开他们。因此,在一年多的交流中,作为宋佳的丈夫,叶晨只从宋佳那里听到柯兰的一句话,从未见过他。

但是宋佳怀孕七个月的时候,隐形的好朋友柯兰却真的隐形了。她藏得如此之深,以至于宋佳也找不到她。宋佳曾经利用出生检查来打听她,结果发现她已经出院,下落不明。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当宋佳悦收到柯兰这样一条未知的消息时,她觉得有些不对劲,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柯兰一定知道些什么。她必须知道她负责从准备到产前检查的一切。

宋佳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拿起手机,给柯兰发了一份视频通话申请。然而,仅仅响了两秒钟后,他就被对方拒绝了,他仍然拒绝再打电话。

宋佳一遍又一遍地给柯兰打电话。有几次,她的手机因为兴奋而掉到了地上。她的心不停地跳动,不安越来越强烈。

新的信息传了进来,照片上刻着柯兰的话:“问问你亲爱的丈夫,他是否忘记了一个叫柯敏的人。凯明给了他这个惊喜。”

宋佳放大了照片,仔细看了看。这是微信朋友圈的截图。顶部是一个叫叶晨的人的文字。

“我,叶晨,在所有的老师、同学和朋友面前发誓,我和凯明不和。即使我是单身,我也不会嫁给你,克明。如果你今天死了,你就不会伤害别人!”

下面是一大篇赞美和评论。宋佳看到最后一条评论用红色圈起来,它的名字叫柯敏。

“没想到你会做得这么好。我,克明,也在这里发誓,我将是你的敌人。有我在这里,你不想过幸福的生活!”

宋佳颤抖着双手举起手机给叶晨。“你是叶晨吗?”

叶晨笨拙地拿起电话,一看到就变了脸色。

柯敏是柯兰。

凯明年轻时是叶晨的小粉丝妹妹。从大一到大三,他追了叶晨六年,扼杀了叶晨校园里所有的爱情迹象。

她一直坚持说,她和叶晨在一起只是时间问题,叶晨半心半意的态度也助长了她的迷恋。

直到研究第二年的暑假,叶晨遇到了他一见钟情的人。这个女孩是他导师的女儿。从国外回来镀金后,她被这个城市的一所研究所录取了。她的事业一旦确立,终身大事就被提上日程。

在导师眼里,叶晨很幸运成为女婿的最佳选择。导师和他的妻子亲自邀请叶晨参观他们的家。经过几次相处,这两个年轻人开始互相调情。

当两人订婚时,婚礼上,一群聪明的男女来到了,宴会像一个和平繁荣的时代一样热闹。碰巧这时,凯明推门进来了。

她手里拿着一张成绩单,直视着老师的女儿,递给了女孩。

叶晨经历了一生中最尴尬和最屈辱的时刻。他心爱的女孩哭泣的梨花随雨而逝。导师和他的妻子气得发抖,被救了出来。他们周围的一些人愤怒地指着手指,另一些人幸灾乐祸地嘲笑着。

柯敏站在原来女孩的位置,调皮地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成功的微笑。

叶晨没有反抗,在众目睽睽之下举起拳头,把柯兰打得遍体鳞伤,最后被酒店服务员拉开。

所以有谣言说,叶晨为了爬树而抛弃了怀孕的前女友和导师的女儿,结果却在订婚当天被前女友发现了。渣男暴跳如雷,当众殴打怀孕的前女友。

任叶晨后来的解释毫无帮助。凭借伪造的怀孕测试表格,柯敏轻易地粉碎了他一生和几个人的梦想,成为了一名渣男。

愤怒的叶晨在朋友圈发出了不可调和的信息。虽然他什么也救不了,但他终于喊出了他的愤怒。

柯明终于从这种持久的单相思中醒来,并播下了仇恨的种子。她辞掉工作,改了名字,去了另一个城市。

这是宋佳遇见柯兰的时候。

当时,宋佳刚刚大学毕业,和男朋友仲婷在村子里租了一个院子。这个庭院在7788年被分成几个房间。宋佳和男朋友仲婷搬进来的时候,柯兰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

柯兰是仲婷的家乡。她比他们早两年毕业。在工作日,两人几乎没有互动。宋佳在院子里洗衣服的时候,只听到别人谈论柯兰的过去。她知道自己的工作不成功,于是辞职走开了。她暂时利用了她的家乡。

两人真正的交集是在一个雨夜,宋佳发现他在男朋友的手机上和另一个女人进行了露骨的聊天。争吵当场爆发。仲婷被宋佳缠住,但恼羞成怒。一时冲动,他开始打她。

就在这个时候,柯兰冲进来,拦住了愤怒的仲婷,把受伤的宋贾立安拖进了自己的房间。

后来,为了避免男朋友的纠缠,宋佳独自去了南方的一个小镇,遇到了也逃到这里的叶晨。

两个人急需治疗,互相欣赏,已经渐渐擦出了爱的火花。相识第二年的晚春,他们手拉手走进了婚姻殿堂。

只是在那个时候,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鲜花盛开的婚礼上,柯兰不请自来,站在最黑暗的角落里,冷冷地望着外面,眼里充满了恶意和仇恨。

宋佳从来没有想到她一直认为是她最好朋友的那个男人和她的丈夫有如此痛苦的过去。柯兰再次走近她,只是为了报复叶晨。

柯兰假装遇到宋佳,并试图推开她,这时宋佳热情地邀请她回家。她从未和宋佳拍过照片,宋佳也不被允许在手机上拍照。即使宋佳邀请她做伴娘,她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她告诉宋佳,她天生冷漠,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她不应该破坏自己对婚礼这种繁忙而重要的场合的兴趣。

宋佳终于明白,她所有所谓的理由只是为了阻止叶晨发现她的存在。她就像一只聪明的猎豹,躲在宋佳身后,注视着叶晨的一举一动。时机成熟时,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她在等什么时候?

宋佳心思一动,急急拉着叶晨的手,“要不,我们都去做亲子鉴定?这孩子不应该让柯兰来代替吗?”

但是当亲子鉴定报告出来时,宋蔡佳觉得她真的要疯了。她是孩子的生母,是的,生父真的是另一个人!

宋佳的强制平静终于在过去几天崩溃了。她用双手扯着头发,痛苦地嚎叫道:“我真的没有对你做任何错事。我没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叶晨默默地把宋佳揽入怀中,但心里却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宋佳甚至被设计出来,确实对他做了什么对不起的事,但她不记得了。

设计她的人无疑是柯兰。

同情心在叶晨心底蔓延。谁能想到潜伏多年的世仇会回报给最无辜的宋佳。他的鼻子里满是泛酸,语调柔和。

“贾加,你不用先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我会从柯敏那里知道的,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叶晨的访问持续了三天,三天没有消息。他没有回复任何关于宋佳如何打电话和发微信的消息。宋佳原本满怀希望的心在等待中沉了下去,最后放声大哭。

毕竟,他不能收留来历不明的孩子。他会抛弃他们两个。

宋佳的哭声打扰了睡着的婴儿。婴儿的眉毛皱了起来,她圆圆的胳膊在挥舞,声音明亮,她开始哭了起来。

牛奶声和哭声温暖了宋佳的心。她抑制住悲伤,擦干眼泪,把柔软蜡质的小身体抱在怀里。

这孩子是无辜的,叶晨可以抛弃,她不能,她会加倍照顾她。

宋佳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场景让她窒息,她几乎哭了,挣扎着从梦中醒来,却看到叶陈正俯身擦汗。

他用毛巾擦擦宋佳额头的汗水,轻声安慰她:“我已经离开几天了,但你很害怕。没关系。没关系。我回来的时候会没事的。”

他的呼吸中夹杂着漱口水和沐浴露的香味,让宋佳瞬间回过神来,她定定地看着他,宽大的浴袍,湿漉漉的头发,他一定是趁着宋佳睡了个好澡,才洗去了一身风尘仆仆的衣服,却没能洗掉眉眼间的疲劳和沧桑。

她想了很久,慢慢张开嘴。

“你找到她了吗?”

“嗯。”

“她说了什么?”

叶晨突然失声,用越来越清澈的眼睛看着宋佳。过了很久,他宽慰地笑了笑,把宋佳拉进了怀里。

“她什么也不说。”

“贾加,我们不要再追究了。这些天我已经明白了。如果这个孩子不是我的呢?我爱你,我会爱她,我会把它当成我自己的。”

叶晨的几句话,如春风和雨,滋润了宋佳患得患失的心。宋佳抱住叶晨的脖子,痛哭流涕,久久不愿放弃。

宋佳扫了扫他悲伤的脸,兴高采烈地去厨房做了一桌菜。他还找到一个高脚杯来倒红酒。到了时候,他坐在桌前小心翼翼地换了淡妆。

烛光摇曳,一只杯子被推着换。宋佳的脸已经红了,她说得更多。她用大舌头一遍又一遍地对叶晨说:“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叶晨伸手去拿宋佳的杯子,试图阻止她继续下去,但宋佳把它推开了。

“叶晨,我知道孩子发生了什么事,我记得,我做了一个梦,醒来后我都会记得。我必须告诉你,我不能欺骗你。”

宋佳的脸上满是泪水,她的头发遮住了大部分的脸,她的表情很坚决,但是她的眼睛特别明亮。

她记得结婚后的第一个月,她去医院找柯兰,告诉柯兰她和叶晨要有孩子了,并要求柯兰为她建立一个档案。柯兰建议她每月进行一次排卵监测,并开了许多营养药物。

当她提着一袋药要离开时,柯兰从后面抓住她:“为什么我们不在你怀孕前一起去旅行,当你有了孩子,你就没有机会再出去了。”

当时,叶晨的初创公司刚刚步入正轨,几乎没有时间陪宋佳。宋佳每天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很无聊。柯兰的建议对宋佳来说是一场及时雨。她不假思索地同意了。

这次旅行非常愉快。宋佳记不起具体的行程,但有一个细节仍然令她恼火。

旅行的最后一晚,宋佳悠闲地躺在酒店的床上整理照片。当时柯兰递给她一瓶饮料,她随意拿走了。然而,五分钟后,她感到头晕、恶心和恶心,然后睡着了。

在昏暗的光线下,她感到一个身体压在她身上。她想推,但没有力气。

第二天早上醒来,宋佳只觉得有点奇怪,但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对,她试着问柯兰,昨晚发生了什么,她觉得有人抱着她。

收拾行李时,柯兰漫不经心地回答:“哈,我昨晚看了综艺节目,从你的位置看效果最好。所以我靠了你一会儿,但你昨晚睡得很香。”

宋佳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停下来,她将高脚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酒下肚,泪水汹涌而出:

“那天晚上,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我可以肯定,当时,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宋佳颓然坐在地上,叶晨起身拿着毛毯走向宋佳,自己从身后搂住她,他用脸揉着宋佳的长发,喃喃道:

“过去,过去。”

但是宋佳挣脱了叶晨的怀抱,双手握住叶晨的手臂,让他有些痛苦。他看到宋佳不情愿的藏在眼睛里。

“你没去找柯兰吗?你告诉我她在哪。我会当面问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一直把她当成一个好姐姐。她怎么能忍心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来伤害我!”

叶晨鼻子酸了,眼泪掉在宋佳的脸上,他的手抚着宋佳的额头,将粘在细细长长的头发拢开:

“她受到了报应,上帝替我们惩罚了她。我们会带着孩子过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永远不会考虑其他任何事情。”

在叶晨失踪的日子里,他确实去了柯兰,但柯兰已经离开医院,失踪了。叶晨让他以前的研究生一起帮助找到他。最后,他从柯兰的一个村民那里得知柯兰已经回到了家乡。

叶晨日夜奔波,终于找到了柯兰的家乡,一个位于北部海岸的破败小镇。它的低层房屋和坑坑洼洼的道路在走得快一点时会扬起灰尘。

柯兰靠在南屋的土炕上。她太瘦了,已经变形了。很长一段时间,叶晨没能在他的印象中把她和凯明联系起来。在这个垂死的阶段到来之前,积聚在我心底的怨恨和责骂瞬间消失了。

是柯兰,强叹一口气,无端辱骂叶晨:

“你确实不甘心。你已经走了这么远,想知道真相,但我不会告诉你。我想让你的生活不舒服。这就是你欠我的!”

叶晨的拳头又松又紧,又紧又松,最后他能忍受了。他转身离开,留下柯兰歇斯底里的笑声。

宋佳在叶晨的怀里静静地睡着了。

叶晨不忍心告诉她那天晚上是她的前男友仲婷。

叶晨从柯兰家出来后不久,一个又高又瘦的年轻人拦住了他。他说他叫仲婷,宋佳的前男友,孩子是他的。

叶晨握紧拳头终于滴着乐趣砸向了仲婷,两人在布满荆棘的路上狠狠打了一架,砸得筋疲力尽,瘫在地上动弹不得。

宋佳生气地分手离开时,仲婷几个月没找到什么,但突然她接到柯兰的电话。她告诉仲婷,她有办法改变宋佳的想法。

所以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他充满了期待佳能歌会回头找他,但他不想被柯兰困住。那晚之后,柯兰果断地断绝了与仲婷的一切联系,就像变成了稀薄的空气。

直到柯兰带着不治之症回到家乡,他才断断续续地从柯兰那里得知宋佳肚子里的婴儿已经出生。

“孩子怎么样?”仲婷试探性地问道。

“很好,非常喜欢宋立科嘉。我们都非常爱她。”

叶晨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朝前面走去。

宋佳只觉得她睡得很香。当她醒来时,太阳已经升得如此之高,以至于她的卧室的一半都被阳光覆盖了。

她习惯性地向右看,婴儿的位置是空的,宋佳的心收紧了,她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在客厅的阳台上,叶晨穿着一套灰色的家装,手里拿着一个铃铛,逗弄着怀里的婴儿。

窗台上的玻璃瓶里,有新插的百合花,吐着粉红色的雄蕊,沐浴在阳光下。

一个房间很香。(作品名称:离婚男女:打破规则),作者:肖佳丽。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甘肃快3

下一篇:宝鸡盲人按摩师罗翊华:用双手创造“光明人生”

上一篇:谷歌高管:智能扬声器用户应提醒客人的谈话内容可能会被记录

©Copyright 2018-2019 unwinebk.com 琶江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